您的位置首页  就业快讯

再见我的大学宿舍:那四年其实谁都没有忘记

  • 来源:互联网
  • |
  • 2015-01-03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再见我的大学宿舍:那四年其实谁都没有忘记

 

  南方的夏日闷热无风,只有屋顶的吊扇有气无力地转着,空气里郁结着感伤与忙乱。5年前的那一天,我就这样目送她们一个一个拉着行李箱,走出406。

  早上7点30分,我从床上爬起来,四妹衣着整齐地坐在床边,老大和老三蹲在地上收拾行李。往常这个时候,老三大概正在往枕头上淌口水,老四还勉强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摁掉闹钟,嘟囔着“我不去了,让××帮我签到吧”,然后翻个身继续睡去。

  如果这时宿管阿姨来检查卫生就全完了,就算老大可以在听到阿姨脚步声的一刹那从床上跃起,把四散的暖壶和脸盆扔进厕所,再把自己反锁在厕所里,但她也无法应对这一地被遗弃的垃圾和记忆。

  当然,那一天不会再有阿姨,我们也将不再属于406。四妹的棕色行李箱已经放在门口,床铺上光溜溜的,只剩下一层薄薄的凉席,她将第一个离去,搬到单位附近的出租屋里。

  时间到了,我和老大、老三提着剩下的几个袋子,默默跟在后面,送她到路边打车。快走到楼门口时,四妹突然转过身,平素沉默寡言的她抱住我们大哭:“我们还没有好好的告别呢。”

  四妹是406里年纪最小的,她来自北方一个小村庄,曾经是家乡的文科状元。可是进入大学后,处处不适应,英语分级考试她被分在水平最低的那个班,计算机课要补修。她不喜欢参加班级的集体活动,总是对着那台老乡帮忙攒的电脑看名侦探柯南。临近毕业,她找不到实习单位,笔试面试几次碰壁。

  后来,四妹大哭了一场,还把自己关进厕所里不出来。我和老大轮流捶着门,劝她没有什么大不了,实在不行还可以回老家找份安安稳稳的工作。她隔着厕所的门哭着说:“你们根本就不懂,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同进同出4年,就连去浴室洗澡也是浩浩荡荡的集体行动,我们竟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1 2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