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就业培训  攻略

主业单一业绩不稳 电魂网络股价缘何犹如过山车

  • 来源:互联网
  • |
  • 2019-06-27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6月25日,电魂网络开盘遭遇一字跌停;26日,继续跌停。交易行情显示,在此之前13个交易日电魂网络区间累计涨幅高达116.82%,而同期大盘上涨5.1%。

  跌停前一日,两大股东在一轮爆炒之后趁机减持。

  一只自上市初期暴涨开板后便掉头直下、股价持续两年多低位的公司,却因一则与腾讯签订游戏独家代理协议的公告暴涨;又因为股东减持套现跌停。

  在证监会要求之下,6月15日电魂网络发布提示风险,称与腾讯的协议存在延期、变更、中止或终止的风险。之后,电魂网络仍然连续涨停,这在游戏行业寒冬的大背景之下,格外扎眼。

  两股东宣布减持

  6月24日,电魂网络发布公告称收到股东郑锦栩、吴文仲的《股东减持计划告知函》,两位股东拟通过集中竞价方式或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减持比例合计不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3.46%。

  电魂网络自6月12日~6月20日连续录得7个涨停板,自6月12日以来截至6月24日,电魂网络股价暴涨了108.38%

  这一切只是因为一则公告。6月11日晚间,电魂网络披露与腾讯签署了《<我的侠客>移动游戏腾讯独家代理协议》,授权腾讯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独家代理发行和运营移动游戏产品《我的侠客》的专有权利。

  郑棉栩、吴文仲曾因开设赌博网站获罪,而吴文仲入狱后仍担任公司董事。郑棉栩、吴文仲二人均为电魂网络主要股东,发行前二人分别持有公司13.82%的股份。根据电魂网络2019年一季报显示,郑锦栩、吴文仲并列公司第四、第五大股东。

  他们曾在盛大网络担任软件工程师——吴文仲2006年11月至2012年8月任上海世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法定代表人;郑棉栩2006年11月至2012年8月任上海世游监事。

  2013年6月14日,江苏省淮安市淮阴区人民法院作出《江苏省淮安市淮阴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认为郑锦栩、吴文仲以营利为目的,开设具有赌博游戏的网站,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开设赌场罪,属共同犯罪。

  判处郑锦栩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百万元;吴文仲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百万元。

  减持计划抛出后,电魂网络开盘即跌停,直至收盘仍封死跌停,收盘报31.32元。

  主业过度依赖单款游戏

  由盛大、腾讯等的前程序员、策划员工发起设立的电魂网络成立于2008年,法定代表人胡建平希望电魂网络公司立足于游戏行业,以“铸就游戏之魂”为使命,以“打造一流互娱平台”为愿景。

  电魂网络抓住了网络游戏发展的黄金时间,2009年推出主打游戏《梦三国》,凭借着这款游戏2013年实现营业收入4.71亿元,净利润3.04亿元。

  正是凭借着这款游戏,让电魂网络公司的毛利率高达97.45%,该毛利率水平不仅远高于同行,甚至高于A股所有上市公司。

  但《梦三国》已经连续运营超过9年,这可以说是支撑公司十年来的业绩增长的重要产品,除此之外公司没能再制造出别的类似爆款产品。

  2016年电魂网络上市时,公司对外披露,《梦三国》注册用户超过1亿,最高同时在线人数突破54万。

  由于公司主营业务收入过度依赖单款游戏,再加上受行业监管趋严影响,电魂网络2018年的业绩出现了较为明显的下滑。2018年年报显示营业收入下滑了10.19%,归属于上市公司净利润则下降了21.18%。

  与此同时,《梦三国》的充值流水从2017年的3.97亿元下降至去年的3.76亿元,且依然占据公司主要游戏充值流水的九成以上。

  早期的电魂网络,盈利能力堪称优秀。2014年-2015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74亿元、4.68亿元、4.9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73亿元、2.17亿元、2.56亿元。

  其实,颓势早已显现——截至2015年年末,《梦三国》的累计注册用户数达到1亿,但是贡献收入的付费用户却已今非昔比。截至2015年年末,《梦三国》的月平均活跃用户已经下降至432.81万人,较2013年少近200万人,降幅超过三成;月平均付费用户下降至17.3万人,较2013年更是大幅下降55.32%。

  上市后业绩开始下滑

  超强的盈利能力,为电魂网络IPO增添了不少砝码——在此之前没有游戏企业通过IPO成功上市,完美世界、巨人网络等都是通过并购重组;电魂网络之后,只有吉比特等少数几家企业成功IPO。如今,游戏企业通过并购重组上市也是难上加难。

  《梦三国》的暴利和吸金能力,让电魂网络有好的现金流表现。2011-2013电魂网络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1.16亿元、2.14亿元、3.53亿元。2013年期末账上货币资金高达4.02亿元。

  上市前三年来,电魂网络不仅无任何银行借款,每年还有利息收入,仅2013年公司利息收入就高达810万。电魂网络三年来的平均资产负债率为30.69%,在同行业公司中偿债能力较强。

  不差钱的电魂网络当时IPO要募集资金8.73亿元,其中4.79亿元用于网络游戏新产品开发,2.20亿元用于网络游戏运营平台建设;1.74亿元用于网络游戏软件生产基地。

  在2016年10月上市之后,电魂网络的业绩在2017年-2018年可以说是大溃退。根据历史数据,公司在2017年的营业收入仅微增至4.99亿元,净利润下降35.76%至1.65亿元。

  电魂网络融资之后干嘛了?人们不禁疑问。电魂网络自上市短暂暴涨后,公司股价也持续了近两年半的持续下跌,自上市初期最高股价达到88.09元,随后一路狂泻一度跌至2018年10月的12.55元。

  一则公告带来的股价起伏

  腾讯独家代理电魂网络的游戏《我的侠客》,能成为公司新的利润增长点吗?

  对于一款手游来说,能够获得腾讯的独家代理,就意味着拥有了腾讯的流量,成为爆款的几率也就变大了。近年来电魂网络的产品比较单一且有所下滑,因此产品能够被腾讯独代的确是个利好。

  但腾讯每年独家代理的游戏非常多,仅凭腾讯独家代理就确定这款游戏能够为公司带来多大业绩提升并不客观。而且,腾讯自己也在为版号纠结。

  在证监会要求之下,电魂网络发布了相关的风险提示——此次的代理协议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因为《我的侠客》尚在研发阶段,仅完成了30%-50%左右的进度,因此不排除失败的风险。

  此外,这款游戏尚未获得网络游戏版号,这使得游戏的最终上线运营时间都会受到影响,腾讯方面也很有可能终止此次独家代理。因此,公司方面无法确定这款产品将产生的具体金额及未来经营业绩的具体影响。

  电魂网络的市盈率也已经远高行业平均水平——目前,同行业上市公司的平均动态市盈率为19.92倍,相比之下,电魂网络的动态市盈率已经高达43.5倍。(思维财经出品)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