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就业培训  政策

在办公室掀起裙子后面做,办公室小浪货夹得好紧太爽了,他的巨大边走边动好爽

  • 来源:互联网
  • |
  • 2020-09-13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在办公室掀起裙子后面做,办公室小浪货夹得好紧太爽了,他的巨大边走边动好爽,天一坐在机场出口的大门,一旁的椅子上放着他带来的墨绿色胸包,地上放着行李箱。文汉的天气异常炎热,他的黑色衬衣上已经被胸包勒出细微的汗迹,好在机场空调的冷气十足,他庆幸没带太多衣服。已经有很多划痕的纯黑色20寸行李箱塞满这四天旅行需要用到的物品:几套换洗的衣服,索尼相机和三个尺寸不一的镜头,另外还有零零碎碎的小物件。他抬起手腕瞥了眼手表,离乔灿到还有十五分钟——如果准时的话。几天前他和几个朋友直情径行,决定趁五一节的小长假到文汉旅游,四个人兴高采烈地制定好旅行计划,上面的行程表让天一有些退缩,过他马上想到之前他们旅游的情形,无论计划如何,最终都会变成悠闲自在的度假。
 
  “天一!”乔灿的声音从出入大厅口就传来。他一直是一个大大咧咧的男人,天一有时候很羡慕这种不在意旁人的自信。天一没有回话,只是举起手摇了摇。在办公室掀起裙子后面做,办公室小浪货夹得好紧太爽了,他的巨大边走边动好爽乔灿是富家子弟,他出门旅游的时候从来只带个挎包,其余的用品都是随买随用,随用随扔,天一已见怪不怪,“等了好久吧?”
 
  “没,半个多小时。”天一起身,两人自上次见面已经过了有半年,不过双方都发现对方没很大的变化,乔灿的身材依旧保持的很好,没有富人的那种油腻姿态。
 
  “你那边到这还挺近的。”
 
  天一点头同意。
 
  乔灿顺手帮天一提起放在椅子上的胸包,“走吧,我们应该是最早到的。”
 
  “嗯。”除了乔灿,还有两个女生从其余的地方坐火车过来,如果火车没有晚点,她们应该会在两小时后到达民宿。
 
  乔灿叫了辆的士,天一把行李箱塞进后备箱,两人一同坐到后排。
 
  “大学感觉怎么样?”乔灿问。
 
  “还好吧,感觉没什么压力。”天一回想这几个月的学习生活,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你呢?”
 
  “还是挺累的,艺术生比想象中要累很多啊。”乔灿扭动颈脖,发出很小的噼啪响,“不过自己选的路,哭的都要走完。”乔灿家境殷实,但他一直非常努力地学习,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成为扬名天下的导演。天一非常羡慕他的家境,他不止一次的想,如果我家里也有足够的钱,那很可能会选择文学的道路,而不是每天投入进泛白的屏幕中不停敲打代码。他已在计算机学院学习一个学期,始终没有发觉计算机的有趣,或者说美丽之处。“每天都有写不完的影评和鉴赏,你知道吗?自从进导演系,我发现网上很多影评都是胡言乱语,什么人都能参合一脚。”乔灿从挎包里拿出手机,“给你看看我写的影评,虽然也不怎么样。”乔灿自谦地说。天一拿过手机,其中名为影评的文件夹里有大概80篇文档,光看文档大小就知道里面至少有30万字。
 
  “现在不看,”天一快速看完一篇,心想确实不怎么样,随后把手机还回,“看得头晕。”
 
  “也是。”乔灿把手机扔进挎包中,挎包传来金属和布摩擦的声音,让天一不禁怀疑这个家伙除了手机和银行卡以外,里面没放其他任何东西。
 
  “文汉真的是旅游胜地,太多人了。”华灯初上,霓虹灯的彩光一道道划过飞速行驶的汽车的玻璃窗,顶上高高的路灯将淡黄色的柔光投在道路的四周。天一透过车窗,看到路上的摩肩接踵:“亏我们提前从学校出来。”五一的三天小长假被他们各种理由的请假强行变成了四天,但在这个车水马龙的城市,人群始终没有消退的迹象。
 
  “我们明天是要去哪?”乔灿有些疲惫,他刚从学校坐了半个小时的的士到机场,随后又从机场坐一个半小时的飞机到文汉。
 
  “早上先到文汉电视塔,然后到旁边的起义纪念馆和孙中山纪念馆,中午就在一旁解决午饭,下午到中山公园转转,晚上去谷广场——”
 
  “谷广场就不要去了。”一直没说话的司机插话,告诉他们廊广场就是新建的一个大广场,哪个大城市都有这种广场,没有什么看头,随后又推荐了一些当地人比较喜欢的景点,天一拿出手机一一记下。
 
  半个小时后,他们到达了提前订好的民宿,这是一栋闹中取静的别墅,深色泛蓝的砖墙散发出冰冷的气息,呆在这里感觉非常舒服。别墅后有一个树木丛生的庭院,里面的草坪被一丝不苟地修建,巨大的樱花树已经没有三月份的那种绚丽。或许高纬度的地区还能在这个时候看到绽放的樱花,天一有些遗憾,他和乔灿站在铜制的正门前,门的右边有个木质的输入密码仪器,仪器的外型非常复古,要不在光滑的木纹表面的一个深孔在发出红色的光电,他还真以为这只是个假电子设备。
 
  “他好像没跟我说密码。”天一突然想起。
 
  “打个电话问问。”乔灿把行李箱拖到门前的木台阶上。
 
  “咳咳,”他们这才发现在庭院在办公室掀起裙子后面做,办公室小浪货夹得好紧太爽了,他的巨大边走边动好爽里有个实木的警卫亭,里面坐着一个老人,因为光线太过幽暗,一开始没注意到里面还有人,老人推开木门,从耳朵上摘下耳机,健步走向天、乔二人,“是天先生吧?”
 
  “啊,是。”天一没想到是一个老人来迎接他们,“您是房东吧?”
 
  “对,不好意思,本来想给你们发短信的,但今天找不到手机,所以我就自己过来了。”
 
  “谢谢。”天一很不好意思让一个老人在这里独自等待他们这么久。
 
  房东这边反倒显得更加不好意思,他已经有些萎缩的眼睛和蔼的看着天一:“旅游好啊,旅游好啊……我年轻的时候也喜欢旅游。”他一步踏上两层高的台阶,用很奇怪的目光盯着天一看了片刻,“密码是0408。”
 
  “好,谢谢。”天一按下密码,木头的回弹感让他觉得非常舒服,“您要不进来坐坐?”他想请老人进来休息一下,但老人回绝了,说还要回去看孙子,随后就离开别墅,留下两人面面相觑,在老人走到门口时,忽然猛地一回头,做出了不符合他年龄地举动,然后张大大小不一的双眼,直楞楞地看着站在门口的天一,好像想传递什么信息,老人干瘪的嘴唇在不安地颤抖,他好想吐出几个字,但声音最终并没有从喉咙传出。天一并没有察觉,只感觉被人盯了一会儿,当他回头的时候,老人早就不见了踪影。
 
  他们推开房门,里面的布置和网上看到的一模一样,米黄色的墙壁营造出温馨的气氛,宽敞的客厅的高度有两层,有偏冷色的沙发和茶几,厨房是半开放式的,厨具被整齐的放在应在的位置。卧室、厕所、阳台都被打扫的非常干净,不愧是一晚五千的豪宅。乔灿也非常满意,毕竟住宿费完全由他一人承担。天一看了一眼乔灿,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乔灿曾就因对住宿不满意而当场换其他地方,现在看来是没有任何问题了。
 
  “看会儿电视吧。”乔灿扑通一声陷进柔软的沙发中,从熟褐色的茶几上拿起遥控器,“要不看电影?”
 
  “随便。”天一拿出手机,询问另外两个人大概什么时候到,并再次把具体地址发送给她们,“她们还有一个小时左右。”
 
  乔灿按动遥控器按钮,一页页翻看电影列表,并没有发现感兴趣的影片,而且里面有很多影片已经不厌其烦地看过很多遍,甚至一些台词都烂熟于心,他不想再在此地重温一遍:“唉,没什么电影可以看。”
 
  天一不可置否。
 
  摆放在客厅的摆钟在履行着自己的职责,随着时间摇动着秒针,分针也在随之移动,滴嗒声回荡在整个别墅,再没了其他声音。
 
  活力的敲门声从门外传来,天一起身去给两位女生开门。
 
  “哟。”天一接过唐海莲手中拖着的暗红色行李箱,另一只手则帮陈娜拿过她拎在手上的大书包,“这个地方怎么样?”他带着两位女生走进宽阔的别墅中,唐海莲看到躺在办公室掀起裙子后面做,办公室小浪货夹得好紧太爽了,他的巨大边走边动好爽在沙发上的男朋友乔灿,不禁抱怨他不出来迎接自己,随后两人就火热地打闹在一起。乔灿和唐海莲虽是异地恋,不过两人的距离也仅仅是一架飞机和半个小时,他们在双休日都时常会见面,因此乔灿也没有特地跑到门口去接女朋友。他们随即就聊起了上个星期去上海玩时发生的一些事情。
 
  “楼上三个房间,楼下两个,你们选吧,厕所是上下楼各一个,楼上的有浴缸。”天一把一大堆行李放在花纹单调的地毯上,给她们介绍整个房间的布局。
 
  “好大啊,为什么要定一个这么大的房子……”陈娜坐在沙发上,抬头观望四周,有些无所适从。
 
  “没办法,”天一耸肩,“别的房子都被租出去了,毕竟我们几天前才开始订的,只能住这种了。”
 
  “门口的密码是多少?”陈娜和唐海莲也在进门前因为好玩试了几下密码,显然没有成功。
 
  “0408,”天一突然反应过来,“正好是我的生日。”
 
  “哦?”坐在一旁的唐海莲听到后用幽幽地语气说道,“说不定房东事先调查了你。”唐海莲是一个喜欢看恐怖片的女孩,这和大多数人都不太一样,她为此解释说生活太无趣,需要看恐怖片来激起兴奋,不过听说她最近几年也很少看这种类型的文艺作品了,因为看得多了,阈值变高后,对这一切都没了兴趣,以前他们还一起去鬼屋玩过,陈娜在吓得尖叫,连天一和乔灿都有些退缩在后头时,反倒是身为女生的唐海莲慢悠悠地走在前面,那种突如其来的惊吓已经完全不能把她吓到了,血腥、恐怖的面容也成了小儿科,后来大家都形成了默契,当唐海莲在的时候,没人会自取其辱地去鬼屋壮胆。
 
  “说不定要把你灭口了。”陈娜随口说着没有逻辑的玩笑。陈娜和许多普通的女生,或者说普通人一样,她从本能上的害怕恐怖片,天一还记得她在看完《闪灵》后向他们抗议不应该在晚上看这种片子——那个很恐怖吗?天一不禁想。
 
  “别说了,先把东西放房间。”
 
  “感觉我们四个人在这里,好空啊。”唐海莲在一楼巡视,想找一间满意的房间,“我们去二楼看看。娜娜。”
 
  “好。”
 
  她们欢笑地走上二楼,女生在一起总有这么多的话题,天一想知道她们到底每天在说些什么,又想到自己和乔灿随时好朋友,但是一旦长时间没见,那种朋友间无话不谈的状态就需要花一段时间找回来。“我们要楼上这个。”不久她们的声音就从上面传来。天一之前也猜她们会选那间,那房间不是很大,配色比较暖色,而且有个比较大的梳妆台,看上去就是为女性准备的,“你们帮我们把行李拿上来吧。”
 
  “好。”乔灿拿着唐海莲的东西,天一则拿着陈娜的东西走上楼。
 
  就这样,房间安排好了,女生们睡在二楼的一间房间,一楼的两间客房则分别被天一和乔灿使用。
 
  “早点睡吧,明天要去的地方还是有点多的。”天一提醒在楼上大呼小叫的女生,自己则在洗漱完毕后换了一套睡衣就倒在床上。他在床上躺了一分钟,外面就飘起的雨就轻巧地落在已经关上的窗户上,淅淅沥沥地声音让他有些难受。天一始终无法在有噪音的情况下入睡,点点声响就能让他感到烦躁,甚至心跳加快,随后心脏有力的跳动声便会不断击打的耳膜,他听说这一种焦虑症,但不知该如何解决,现在的雨声让他非常难受,他床上翻来覆去,懊恼忘记带耳塞出来。
 
  既然睡不着,倒不如在房间外走走。他想明白后,起身披上一件薄外套,走出房间,走到庭院的木台阶上。因为没有风的缘故,木台阶非常的干净,他盘腿坐在上面,庭院的泥土被雨点打得飞溅,花草垂下脑袋,等待着突如其来的小雨的离去。
 
  天一闭上眼睛,聆听着雨的声音,为什么在睡觉的时候,这种悦耳的声音就格外令人心悸?他找不到原因。噼里啪啦,一些叶子被击落到地上,弯曲的身躯被泥土黏着,不断落下的雨水又让它们不停扭动薄片般的嫩叶,就这样,它们陷入了泥潭。
 
  该去睡觉了。天一觉得有东西在呼唤他,或许是幻觉。他睁开眼睛,困意已经涌上全身,他忘记了时间,总之后来恍惚地回到床上,直到第二天闹铃把他叫醒,他一直睡得很沉。
 
  地铁平稳地停靠在离住宿最近的站台,在办公室掀起裙子后面做,办公室小浪货夹得好紧太爽了,他的巨大边走边动好爽他们还需要走大概半公里的路。
 
  “好累啊。”唐海莲伸个懒腰,慵懒地靠在乔灿的肩上。
 
  “这还累,你说你们昨天晚上几点睡的?”乔灿本想摸摸她的头,突然想起上次把她发型弄乱的后果,只好作罢,“今天早上本来说8点出发的,结果到了11点吧?”他看了一眼天一,确认没有说错,天一点点头,“11点才起床!”
 
  “哎呀,我们是来度假的,又不是来受苦。”唐海莲撒娇般地在乔灿身上蹭来蹭去。
 
  以前一直听说女人像猫,自从天一看到这二人的你侬我侬后,他才深刻理解这句话的含义。他和陈娜两个单身则走在一起,聊着今天发生的事情。陈娜有意往天一身边靠,但天一不领情,他对陈娜毫无爱恋之情,因此两人始终保持让陈娜失望的距离,慢慢沿着空荡的大道向别墅走去,空荡的马路让天一意识到即使对于这座城市而言,现在也已经非常晚了。
 
  “今天回去又要到十二点了。”天一看了眼手表,“但是明天必须早起,晚了就看不到熊猫了。”
 
  “熊猫!”陈娜非常喜欢熊猫,唐海莲似乎也是这样,天一完全不理解,倘若女生喜欢可爱的东西,那猫不应该更加讨喜吗?熊猫那种肥大的体型为什么也会受女生的欢迎?不过他倒感谢熊猫有这样的吸引力,否则明天她们一定又会在床上拖延半天。“明天我们七点就要起来,最好在八点就到动物园。”天一在手机上过目一遍安排表,动物园是八点开门,而熊猫一般在九点半就会懒惰起来,在那之后看熊猫肯定是白去一趟。
 
  在马路上,一个白色的汽车进入天一的视线中,那是一辆捷达汽车,雪白的车面在日月的洗涤下染上浅浅的黄灰,就连挡风玻璃都被灰尘遮盖的有些模糊,看得出它的主人不是一个勤于洁净的人,汽车的轮胎有些瘪。它停在从岔道向他们方向数的第三根路灯下,打着双闪,里面空无一人,驾驶位上也没放什么东西。
 
  其他人也看到了这一幕。双闪在昏暗的路灯下格外耀眼,他们很自然地联想到双闪的滴答声。
 
  “好恐怖啊。”天一戏谑地说。
 
  “现在几点了?”陈娜似乎真被这辆诡异的车吓到了。
 
  “十一点二十三。”
 
  “这个车尾是对着我们的。”唐海莲有些惊讶。确实,这辆车并没同人行道平行停放,而是微微向道路里倾斜,发着红光的尾灯像两只眼睛一样,盯着向它走来的行人——当然现在路上的行人只有他们四人。
 
  天一在瞬间幻想出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他曾经着迷于侦探游戏,对周围的事情观察地细致入微,但随着年龄的增长,那种突然卷入某种事件的幻想渐渐消融,在办公室掀起裙子后面做,办公室小浪货夹得好紧太爽了,他的巨大边走边动好爽不过观察周围的习惯倒是始终如一的保留下来,他不经意就记住了这辆汽车的车牌号,那埋藏在心底的侦探幻想也有些起色,不管怎么说,倘若真的发生什么事情,他起码可以向警察提供车牌、时间,还有汽车的型号、外表等信息。
 
  这会不会很幼稚呢?他默默想着,不过没有人能知道他在想什么,他放下心继续向前走。
 
  “这个车停在这让人很不爽,半夜三更的。”乔灿看的车屁股,被盯的感觉非常不好,“我们赶快回去吧。”众人有些不适地走过汽车。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 标签:在办公室掀起裙子后面做,办公室小浪货夹得好紧太爽了,他的巨大边走边动好爽
  • 编辑:王晓平
  • 相关文章
友荐云推荐
热网推荐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