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就业培训  政策

早就想在车里要你,长途汽车的最后一排他要了,在公共汽车上发生的事

  • 来源:互联网
  • |
  • 2020-09-13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人死后可以选择投胎做人或在阴间做鬼。而阴间完全就是个翻版的人间。有银行,有警局,有商业中心,有菜市场,甚至有学校……唯一不同的是——阴间的居民是理。
 
  阴间之所以这样繁盛的原因,据说是因为人口碑炸,人间的容量不够,所以放点鬼在阴间缓缓。
 
  因此阴间四处可见这样的标语:
 
  不如做鬼!做人不如做鬼!投胎不如做鬼!让自己觉得舒服,是每个鬼的天赋!
 
  阴间这么大,你值得看看!
 
  马面说:如果你现在还在嘲笑别人做鬼!五年后你就会后悔!
 
  马面还说:“十几个人在做鬼,你看不起他们;几百个人在做鬼,你不理解他们;成千上万的人在做鬼,你心动了;所有人都在做鬼,你想加入,对不起,阴间已经没有你的空间了!2016,再不做鬼就晚了!”
 
  ……早就想在车里要你,长途汽车的最后一排他要了,在公共汽车上发生的事
 
  不过,鬼在阴间生活也需要钱,钱的来源一是人间亲友烧的纸,二是理是在阴间工作的工资。
 
  不幸的是,我的父母不信鬼神,不封建迷信,早就把“烧纸”这一老祖宗的传统丢到九霄云外。再者,我一直流连在人间,不能在阴间工作。
 
  所以我是个穷鬼,一个真穷鬼。唯一的收入是每个月冥府发的低保。
 
  而我流连人间,是因为留恋一个人。
 
  鬼虽能在人间四处飘荡,却不能碰触到人间的任何东西,人看不见鬼的身影,也听不到鬼的声音。
 
  简而言之,人不可能意识到鬼的存在,鬼也不能对人和人间产生任何影响。
 
  但总有些心术不正的鬼不甘寂寞。
 
  比如我女朋友就非常招鬼。
 
  她长得挺好看,所以身边总是一堆色鬼偷窥她,这让我勃然大怒。
 
  每次我抓着一个色鬼就是一通猛打,揍得对方鬼牙遍地,鬼脸开花。
 
  偶尔也有几个色鬼不服,指着我威胁道:“你无缘无故打鬼!小心我找冥警抓你!”
 
  我轮着膀子攥紧拳头大步逼向他们:“你偷窥我女朋友我还不打你?你丢不丢鬼脸?看我不打得你怀疑鬼生!”
 
  渐渐地,也就没鬼敢靠近她身边。但我担心我一走那些色鬼就会卷土重来,便一直待在她身边。
 
  我生不能与她偕老,死也要护她安好。
 
  我的女朋友是个标准的野蛮女友。平时总喜欢打我,我能胖揍这么多鬼,不得不感谢她平时对我的“照顾”与“锻炼”。
 
  她一直是个坚强的女人,我认识她7年,和她在一起5年,从没见她流过泪。
 
  而就在我死后的短短几天,我便看见她对着我们的合照流过无数次泪,有时甚至哭得几近晕厥。
 
  那时我就告诉自己:除了帮她赶走色鬼,我还得为她做点什么。而四年后,我终于能实现这个目标了。
 
  冥府每个月会给没有收入的鬼发一千万冥币的低保,这数字听着挺大,其实钱并不多,因为人间的冥币厂造纸钱造得太狠,面值动不动就上亿,阴间早就通货膨胀得不像话了。我的低保一直没用,四年来积少成多,才总算买得起一项阴间为思念人间亲友的鬼开发的特殊服务——鬼书。
 
  鬼书,顾名思义,就是理也能书写的一套本子和笔,而且在上书写的字,能被一个特定的人看到。
 
  阴间为了便于管理众鬼,会给每个鬼派发手机,发一些做鬼大法好、黄泉路堵了、孟婆汤有毒、忘川水质严重污染之类的短信。我拿出手机打开“阴宝”APP——一个阴间的网上购物商城,购买了鬼书。
 
  购买成功后弹出一个页面:请绑定您要与之沟通的人。
 
  我输入了女朋友的名字和身份证号。只见手机中射出一道耀眼的白光,直冲进熟睡中的她的天灵盖,霎时,那道白光又冲进她床头的日记本和圆珠笔,只一瞬,白光散去,一切又归于平静。
 
  我走到她床前,拿起本子和笔,这一刹那,我的手不可抑制地颤抖。这个日记本,这支笔,就是我在人间唯二能碰触和控制的东西。
 
  第二天清晨,在她睁开朦胧睡眼之际,我拿着本子正对着她,本子上有我龙飞凤舞两个大字——你好。
 
  从她的视角来看,是本子无视重力悬在了空中,上面还莫名其妙地多了两个字,不知道她会不会被吓到尖叫。
 
  “啪”得一声脆响,她一手把本子给拂开,翻了个身再度闭眼睡觉。我的乖乖唉!这玩意儿可是我攒了四年的辛苦钱啊!我心疼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本子。
 
  一秒,两秒,三秒……早就想在车里要你,长途汽车的最后一排他要了,在公共汽车上发生的事她终于意识到不对劲,翻身睁眼一脸震惊地看着再度悬空的本子。
 
  我瞧她的神情,暗暗告诫自己:这次要干点正事了。自我死后,她一直沉浸在悲伤中,这次我要当她的人生导师,指引她走出忧郁走向未来走入阳光。我拼命地搜索自己脑中的励志阳光正能量语录,开始奋笔疾书。
 
  在她眼中,圆珠笔自己在悬空的本子上翻飞舞动,接着便浮现出一行行字迹。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现在的时光才是最好的时光。
 
  ——放下从前,活在当下。
 
  ——生活不仅有宅和忧伤,还有诗和远方。
 
  ——做一个有梦想的人,永远年轻,永远热血,永远心怀希望。
 
  ……
 
  她盯着那些我写下的字,静默良久,若有所思。
 
  我欣慰地笑了,不枉我抠破头皮想出那么多直触心灵的优美句子,总算是有点成效。然后我就看见她朱唇微启:“你有病吧?”
 
  呜呼!看来猛药还下得不够。我又开始写:年轻人,听我这个过来人一句劝……
 
  “你是谁啊?”
 
  我写到一半就被她的问题无情打断。于是我决定撒一个谎,一个有格调有深度的谎。
 
  ——我是笔仙。
 
  我面不红心不跳地写到。
 
  “哦,你是圆珠笔精啊。”
 
  喂!不要面不改色地误解我的话啊!好吧,好男不跟女朋友斗,我姑且先顺着她。
 
  ——你就不害怕吗?圆珠笔成精了唉!
 
  “你成精又能怎样?你能伤害到我吗?”——好吧,似乎不能。
 
  “伤害不到我的东西,我为什么要害怕?”——好吧,女侠威武。
 
  “你没成精前是我的笔,成精后就是我的精。”——好吧,女侠有理。
 
  “你本是我一直写日记的笔,这么多年我也一直将你放在床头,那你一定对我的生活习性爱好等等了如指掌吧?”——是的,女侠英明。
 
  “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随身管家,每天提醒我喝水吃饭买东西……我忘了的事,你要替我记住。”——是的,小人遵命。
 
  咦?不是要当人生导师吗?怎么不知不觉就成了免费管家了?管它的,她开心就好。
 
  就这样,在我呆在她身边的第四年,我终于融入了她的生活。
 
  我终于让她意识到了我的存在,虽然是以圆珠笔精的身份。
 
  可这样的生活没有持续多久。
 
  那是七夕,她晚上回家时贪路近,拐进了一个小巷子,我埋头写字也就没注意到。
 
  她遇上了几个流氓,他们用粗鄙的语言调戏她。我闻言大怒地冲过去给了为首的一记猛拳,在我的手如空气般穿过流氓的身体时,我才意识到——哦,我是理。
 
  他们迅速地靠近她,她机灵地转身就跑,却还是被抓住,他们将她按在暗巷的墙上,对她动手动脚。她拼命地反抗,拼命地大叫。
 
  我将本子重重地摔在流氓头上,我要打爆他的头!我将笔使劲刺入流氓的眼睛,我要戳穿他的眼睛!
 
  然而,无济于事,无济于事。
 
  本子和笔只有我和她能看见和碰触,对于其他人而言就只是空气。
 
  即使我能为她赶走一千个一万个色鬼,然而对于人,我毫无办法。
 
  毫无。
 
  那一瞬,我从半年多来与她一起斗嘴玩闹的快乐中清醒过来,再一次意识到了自己身为鬼的无能为力。
 
  正当我陷入绝望之时,两道刺眼的手电射入暗巷,“你们在干什么?”一声洪亮的怒吼穿云破石,两个警察挥舞地警棍奔过来。
 
  这几个流氓许是第一次犯事,一早就想在车里要你,长途汽车的最后一排他要了,在公共汽车上发生的事怂,就一溜烟跑了。
 
  我不敢想象,如果不是两个偶然路过的警察,事情会是怎样的后果。
 
  办完一切,回到家后她已经是满身疲惫。
 
  我在本子上写——对不起,我什么都没能帮到你,作为管家,我失责我混蛋!
 
  她却笑了:“你有什么失责的?我又没给你工资。”她居然反过来安慰我:“我看见你拼命打那些流氓了,圆珠笔精,不要自责。”
 
  她的善解人意却让我更加自责。我陷入沉默,不知该写些什么。
 
  她开口打破沉默,声音似有感伤:“今天是七夕,有情人本该相聚在一起。”
 
  连牛郎织女都鹊桥相会了,我们为什么却是这样呢?
 
  我们明明近在咫尺,却如隔千里。
 
  她看不见我,听不见我,触碰不到我,感觉不到我。
 
  连一个对视都奢侈。
 
  我沉重地写——是啊,今天是七夕,外面都成双成对的,你那么漂亮,怎么不找个男朋友呢?
 
  她只是看着她手腕上我曾经送给她的情侣手链,说:“我男朋友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我找不到他了。”
 
  我突然眼底发酸,可是理魂,连落泪的权利都没有。
 
  “你说我男朋友在哪儿?在想些什么?”
 
  这些日子,她从未提有关男朋友的问题,我想让她渐渐忘了我,也从来不提及这方面的事。面对她这么突然的问题,我有些不知所措,稍加思索后,我还是郑重地写下——我不知道你男朋友在哪儿。不过我猜,他也许在想:要是有人给他烧点纸就好了。
 
  “是吗?”她有些苍凉地笑了,接着说:“以前,我最喜欢和我男朋友这样牵着手。”
 
  她伸出手,张开五指,然后将五指弯曲。
 
  那是曾经两个人的十指紧扣。
 
  “我们扣住十指后,我会说——我抓住你了,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哪儿都别想跑。”
 
  好,我不跑,哪儿都不跑。
 
  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我伸出手,摊开那幻影般的手掌扣住她空荡荡的五指。
 
  一虚一实,一生一死,紧扣十指。
 
  中元节那天,我手机滴滴滴响了,我打开一看,是中国冥行发的短信——
 
  您尾号XXXX的账户七月十五收到亲友烧的纸,合计冥币(MB)7400000000000000.00元,活期余额7400000000000000.00元。[中国冥行]
 
  谢天谢地谢女朋友!她竟然还记得我的话,居然在鬼节给我烧纸,还一烧就是笔巨款。
 
  我一个穷鬼,终于体会到做大款的感觉。我马不停蹄奔赴冥府,去“阴间对人间办事处”购买“托梦”服务。“托梦”属于高阶服务,必须按照正规程序办理,不像“鬼书”只要在网上商城篮买就行了。
 
  我排完老长的队,填完一堆的资料,盖完一堆的章,终于买到两次一小时“托梦”服务。
 
  待我重返人间时,已是第二天的晚上九点。我的父母已经入睡,女朋友还醒着,于是我先入父母之梦,感谢他们的养育之恩,诉说我对他们的思念之情和抱歉……
 
  我回到女朋友家时,早就想在车里要你,长途汽车的最后一排他要了,在公共汽车上发生的事她还醒着,她目不转睛地盯着日记本。
 
  上面有一行她写的字——你在吗?
 
  不知她什么时候写的,难道她一直在等我?
 
  我连忙操起圆珠笔回应她——我在。
 
  “这么晚了,你不睡觉啊?”她笑着说。
 
  ——圆珠笔是不用睡觉的。
 
  你不安眠,我又怎能入睡?
 
  “陪我聊聊天吧。”
 
  ——嗯,你说。
 
  想尽量,多听听你的声音。
 
  ……
 
  “我的男朋友,我很喜欢他。”她想了想,又补充道,“以前是,现在也是。”
 
  ——我知道。
 
  她还喜欢我,我还喜欢她。
 
  可是又能怎样?我除了帮她赶赶色鬼,什么都不能为她做,连帮她擦眼泪都做不到,更别说保护她给她幸福。
 
  心灵相通终究抵不过阴阳相隔。
 
  我宁愿你别再喜欢我了。
 
  别再喜欢一个无法带给你幸福的死人。
 
  “今天说了好多话,我去睡了,晚安。”
 
  ——晚安。
 
  梦里见。
 
  在她的梦境中,她看见了我,她拼命地向我跑来。我见她眼中闪烁的泪花与她激动的神情,以为她要给我来个爱的亲亲温柔的抱抱,以诉相思之情。
 
  谁料迎接我的是她的拳头,她一拳捶在我的心口:“臭小子!你特么这么久了跑哪儿去了?”
 
  她打着打着便开始哽咽,手上的力气也越来越小。
 
  她红着眼眶不停地问我:“你跑哪儿去了啊?你跑哪儿去了?你跑哪儿去了?你跑哪儿去了……”
 
  我一直在你身边啊。
 
  可我怎么说得出口,我抬手扶着她靠在我胸口的头。
 
  我说:“忘了我吧。”
 
  她闻言停住哭泣,不可置信地抬起头看着我,好看的眼中全是震惊。
 
  但她什么也没说。
 
  我也什么也没说,主要是不知道说什么,更重要的是——怕说错话被打。
 
  良久,她吸了吸鼻子,抹了抹眼睛,缓缓开口,声音还有一丝颤抖:“对不起,我不该老是打你。”
 
  可我多想天天被你打,我知道,你的架势很足,力道却很轻。你打在我身上的拳头从来都不痛。我感受着你的身体触碰着我,常趁你不备拉你入怀中。
 
  打着打着就抱在一起。
 
  天知道那些日子我是多么快乐。
 
  “我不在意。”
 
  我不在意你打我,我在意的是你。
 
  ……
 
  之后我们什么也没说,把道别的时间留给拥抱。
 
  让这个梦结束于一个拥抱。
 
  一个结实而温柔的拥抱。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 标签:早就想在车里要你,长途汽车的最后一排他要了,在公共汽车上发生的事
  • 编辑:王晓平
  • 相关文章
友荐云推荐
热网推荐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