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教育新闻  行业

张伯礼:明年四五月,疫情或将出现拐点!

  • 来源:互联网
  • |
  • 2020-11-22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近日,“人民英雄”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围绕现阶段的疫情防控、中医药在抗疫中发挥的作用等话题接受了新华社记者的专访。

记者:急性胆囊炎就是非常疼的,最疼的时候,您是怎么扛过去的?

张伯礼:你还真说对了,在手术前那段时间是最难过的。最疼的时候是17号晚上, 疼得一夜没睡觉,坐卧不宁。因为当时我没想到是结石嵌顿,我以为就是胆囊炎。但是第二天超声的时候说,石头卡在那了。最后证实手术是对的,胆管已经出现坏疽了。当时想的最多的是千万不能倒下,关键时刻决不能掉链子。

记者:在抗疫初期,是否会有一些对中医药治疗新冠的质疑声音呢?是否会干扰到您?

张伯礼:有很多质疑的声音,尤其是开始的时候。但我绝对不会受他们的影响。我想用更好的成绩、更好的效果来说服他们。在方舱医院,我们开始定的指标是医生不伤、病人不死。最后我们都超额完成任务,病人都没有转重症的、复阳的,而医生也没有被感染的,打一场漂亮的中医综合治疗的方舱战役。

这场战疫之后,很多人就不再说中医了,特别在后期康复治疗的时候,中医综合治疗更有优势。所以我想还是靠疗效说服大家。中西医各有所长,优势互补更好。现在大家对中医药给了更多的包容、理解、支持。

记者:您在两会的时候,谈起武汉这段经历,曾几度哽咽,几度流泪。是因为想起了哪些事情吗?

张伯礼:武汉前线有太多可歌可泣的人和事,让我非常感动。大疫当前,我们医务工作者上前线是职责。但那些来自全国的志愿者们,他们是自愿去的,没人要求他们去。他们无私奉献,勇挑重担,体现了中华民族的新时代精神,体现了我们中国人民的高尚觉悟。还有我们年轻的医务工作者,让我感动。武汉前线没有一个掉链子的、没有一个脱队的、没有一个脱岗的。我们国家复兴的希望,将在这代年轻人身上实现,他们真的很棒!我跟他们有过很多的接触,举个简单例子,值了六个小时班,可以出舱去休息了。但是从开始交完班出去,到真正上车回到酒店休息,这个中间就要通过三区、两通道,要脱隔离服,一个人大概需要半个小时。这一班可能十几个人,一个人半小时,你想想要是十几个人得多长时间?大家都是互相推让,你让我先脱,我让你先脱。因为谁先脱了隔离服,谁就轻松,就可以早一点到外面呼吸新鲜空气,但大家都互相推、互相让。这些虽是小事,但是令人感动。

记者:国内现在还有散发病例,是否有再次暴发的可能性?

张伯礼:绝不会出现像武汉那种大暴发的情况,甚至像北京新发地这样的小暴发情况概率也很小。但是多点、散发、个案,甚至几例、十几例确诊病例的情况,我估计可能会出现。即使有了,我们也很快能够把它发现控制住了。我们从今年5月份以后,国内发现那么多的城市有过疫情,重症病人不多,且没死亡一个病例,说明我们这套中西医结合的救治系统现在是经受住了考验的。我们会再努力,争取把疫情控制得更好。

记者:根据您的判断,现在的病毒和以前有什么新的特点?

张伯礼:造成武汉疫情的病毒跟在欧洲流行的病毒,跟美国的病毒都不完全一样。病毒发生了一些变异,临床表型也有变化,如欧洲的病毒它就对神经系统的损伤比较重,所以嗅觉、味觉减退的(病例)比较多。美国的病毒,它引起的血管炎症比较多,出现血栓的(情况)多些,并且年轻人(感染)在美国也比较多。不同的临床表现,说明病毒确实在发生一些变异。但用来研发疫苗的核心基因片段并没有大的突变,所以它对疫苗作用并没有大的影响,疫苗依然是有效的。再加上疫苗估计在今年冬天到明年的春天会普遍接种。这样的话,估计到明年春暖花开的时候,四五月份,全球整个疫情会出现一个大的明显向好的拐点。

记者:我们能做哪些事情可以提高大家的抵抗力,可以减少感染新冠的可能性?

张伯礼:外防输入,一定要防人还要防物。内防反弹,我们取得的很多好经验,少聚集、戴口罩、勤通风、勤洗手,这些一定要做到。另外我们再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
热网推荐更多>>